回首頁 | 訪客留言版 | 特別企劃 | 網站導覽  English
   
號稱最會溝通的政府,聽見弱勢者的拍桌聲嗎?

風傳媒/2021.07.22/阿凱(身心障礙大學生)
我是一名因患有凝血相關疾病而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19歲大學生。常理或許會以為我早已納入第九類施打完畢,但其實,我是全國疫苗施打的最後一個順位。我的疾病並未被列入第九類,因為體質原因不能施打AZ,卻等不到莫德納(Moderna),也沒有BNT的優先權,連想打高端都未到施打年齡。在眾多像我一樣的弱勢者自力救濟的過程中,政府的回應更是令人民極度失望。

在政府的疫苗分配中,絕不只我一位被犧牲被遺忘的弱勢。民眾黨賴香伶委員曾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應開放身體較虛弱或防疫較不便且經常需要前往醫院的身障族群優先施打疫苗,衛福部迄今未回應,詢問賴委員辦公室他們也表示被衛福部「已讀不回」了。政府在機師公會陳情時那樣「苦民所苦」、積極回應立委陳情的精神跑去哪裡了?

凝血相關疾病患者想打莫德納得等明年
若政府有其他考量認為此政策有難處,也請提出說明,與民眾及相關團體溝通,找出較為可行的方法,而非直接忽視眾多身心障礙者的心聲,讓身心障礙者陷入不知所措的困境。

目前莫德納的進貨量對於體質不適合施打AZ的民眾亦不樂觀。除去醫護、政府官員、機師等職業的第二劑疫苗後,莫德納數量所剩無幾。在「長幼有序」的前提之下,較為年輕的凝血相關疾病患者想要等到莫德納恐怕要等到明年了。

陳時中雖說已在研擬要為第九類部分患者保留默德納,但還有部分凝血功能異常的患者並未被涵蓋在第九類的名單中。(如:ITP、APS等)嘗試詢問衛福部,得到的答案卻是「沒有辦法,只能根據年齡順位等待。」投書部長信箱及署長信箱亦無任何回應,這個政府真的有心要傾聽弱勢族群的聲音嗎?還是認為少數的弱勢族群不會對選舉造成任何影響,也沒辦法捐獻政治獻金,而打算置之不理?

相對剝奪感是極為強烈

當台灣以平等民主的社會福利國家自傲時,卻有一群弱勢只能眼睜睜看著比他們健康的高官權貴一個又一個接種疫苗,苦苦哀求卻無人理睬,這種相對剝奪感是極為強烈的。我不是甚麼高官權貴,只是無權無勢、沒有認識醫生朋友、沒辦法飛到美國去打疫苗的一介草民。政府何時才能夠真正聽見來自社會底層最真實的吶喊?
新聞出處:https://www.storm.mg/article/3828924